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高等教育 > 正文

谁是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?
2019-04-15 19:18???来源:未知???浏览量:
谁是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? 21世纪以来,世界高等教育改革的脚步从未停歇过。但是改革的效果呢?高等教育质量令人满意吗?没有。如果质量发展得令人满意,为什么还要抓内涵
谁是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?


  21世纪以来,世界高等教育改革的脚步从未停歇过。但是改革的效果呢?高等教育质量令人满意吗?没有。如果质量发展得令人满意,为什么还要抓“内涵发展”呢?

  有学者指出,在高等教育体系当中,“内涵发展是根本道路,深化改革是战略举措,依法治校是法治基础,从严治党是根本保证”。看来改革还在过程当中。

  高等教育的发展找到了更好的模式吗?没有。如果有,高校内部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对高校的管理和服务不满意?高等教育服务如何提高仍有很多争议,什么是服务,为什么要服务,怎么样提高服务,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。

  高等教育的效率很高吗?没有。如果效率很高,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评估和问责呢?“高等教育在世界范围内的规模扩张和结构调整过程中,层出不穷的腐败现象和行为给学生、学校、雇主、社会、国家等利益相关者造成诸多的损害,使高等教育面临公共信任的严峻挑战”,这些都是西方国家高等教育问责提出的理由。

  我们无需赘述这一连串的问题,只是想表达一个人人都会明白的事实:高等教育发展并没有获得大多数利益相关者的满意。虽然可以说,大学已从社会边缘走到了中心,高等教育走向“社会中心”具有客观必然性,但是在走向中心的过程中,接受的批评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尖锐。

  近二十年来,世界高等教育改革从来没有停歇过,但是改革的热情总是被改革的阻力所抵消或消解。改革的倡导者和推动者,往往还没有开始多久就已经被迫叫停或者被改头换面。

  案 例:

  试想,美国克林顿政府的教育部不早就想对公私立大学同样进行评估吗,结果怎样?大学根本不理,评估没有开展起来,而提出改革的教育部自身能否继续存在却成了问题。

  同样,美国国会曾有议员联名请求国会立法限制部分私立大学的筹资,试图对其进行课税。结果呢?还是不了了之。

  日本也企图通过法人化改革来解决政府对高校的过度干涉。结果呢?改革已经20多年了,政府的过度管理依然存在,日本高校根本没有多大的“松绑”感?

  各国高校的改革事件让我们对改革产生了怀疑:每一次改革,似乎都是轰轰烈烈开始,结果却都是无疾而终。大学依然故我,大有“舍我其谁”和“我自岿然不动”之骄傲感。

  推动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3大势力

  未来的高等教育改革向哪里去,还到底有没有人敢于对高等教育进行改革?这个问题很难回答。

  但是我们知道,改革总是从利益相关者开始的。体会得越深,改革的愿望越是强烈。我们认为,推动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势力可以归纳为三方面:

  一是满意度持续下降的内部人;

  二是作为资源提供者的政府;

  三是虎视眈眈觊觎高校服务市场的企业家。

  内部人

  何谓内部人,指的是曾经在大学围墙内工作的教师和管理者。

  越是内部人,越是熟悉高校内部存在的问题。内部人走出校门就成了传统高等教育的反对派。他们对高校最了解,也最知道大学的弱点,一旦给予攻击,打击的力度更大,摧毁力量也更强。

  这也验证了“堡垒更容易从内部攻破”的道理。

  政府

  政府无疑是未来高等教育改革更为重要的推手。

  政府要改革高校,主要源自于一个矛盾:高等教育的总成本将越来越大,政府提供财政的能力越来越弱。在美国,“高等教育财政投入被大规模削减,大学的财政危机自20世纪70年代形成以来持续加重。”

  当财政压力足够大的时候,政府就一定会对高等教育加以改革,要么要求大学提高经费使用效率,要么关闭部分专业或学校。当高校对政府的财政依赖无限增大时,政府总会有一天要对高等教育提出改革的要求。

  因此,政府成为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推动者,是有道理的。

  企业家

  在内部人和政府以外,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推手将是企业家。

  企业家的改革需求产生于利益和利润。高等教育在美国将会发展到5万亿美元的市场,而中国高等教育不用10年时间也会发展到将近7000亿美元的市场。如果技术问题得以解决,拿下整个高等教育市场,便是一笔庞大的利润。

  因此,随着高等教育预算规模的扩大,企业家的眼光会盯得更紧。大学即便不喜欢企业家的介入,但也可能无力阻止。

  利益相关者的改革诉求和目标

  尽管推动高等教育改革的主体还有学生和家长、校友和社区等,但从影响程度来看,也只有这三股力量最为强大,改革的杀伤力也最大。

  然而,这三股势力改革的目标和最终的落脚点是不同的。仔细分析这三股势力的改革诉求、目标和举措是非常有价值的。

  内部人的改革诉求和目标

  大学是否会从内部产生掘墓人?这是肯定的。内部人不仅熟悉高等教育,而且最容易产生与传统模式相不同甚至对立的模式。

  案 例:

  密涅瓦大学就是美国刚成立不久的新型高等教育机构。她由哈佛大学前任校长拉里·萨默斯(Larry Summers)和斯坦福大学知名教育家斯蒂芬·柯斯林(Stephen Kosslyn)等创立,目的是颠覆传统大学教育,创造大学新模式,通过四个创新实现大学组织形式、培养过程、课程体系和教学模式的根本性变革。

  密涅瓦大学没有传统的校园,规模很小,招生比哈佛大学的选择度还要高。她的目标不是超越哈佛大学,而是不同于哈佛大学。当前,这所高校在五大洲都设有分部,学生须在不同文化色彩的城市“校区”中穿行,思维能力提升是一切学习活动的核心。

  笔者的朋友威斯康星大学托霍恩教授(Tochon)也与台湾林姓老板在威斯康星州创办微型大学。同样,中国刚刚建立了西湖大学,也是体现小而精的特点。

  这些实验看起来还微不足道,与传统大学相比还显得稚嫩,但是随着政府部门态度的转变,它们有可能获得巨大发展,并对传统大学的权威地位产生挑战。

  不过内部人毕竟有内部人的局限,他们不可能有摧毁大学的想法,也没有摧毁大学的勇气。他们的一切所为都可以浓缩为一句话:对传统大学人才培养模式不满意。可以想象未来类似于密涅瓦大学的机构将会更多出现,但是他们不会对传统大学构成威胁。

  

    
相关新闻:
热门资讯
主办: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:bet365滚球违法吗_365滚球退赛_bt365滚球电教站 删稿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